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湄洲湾北岸管委会 >> 北岸概况 >> 北岸风光 >> 正文
莆禧“大参将胡公遗爱碑”
【字体: 】【发布时间:2009-05-10】 【作者:/来源:】 【阅读: 次】【关闭窗口】
  不久之前,在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莆禧城东侧“千户所”旧址傍,又发现一块载有嘉庆年间立的古石埤,碑刻有“大参将胡公遗爱碑”八个大字。这是迄今为止在该城区发现的第三块明清时代的古碑。

      据查有关史料记载:碑中所指的“大参将胡公”即是明代抗倭将领胡守仁,系浙江观海县人,在戚继光部下任“忠军”总哨、把总之职,居低级军官,为正七品官。

虽然胡守仁起初官职不大,品位不高,但从历史上看,他的能量和作用却与众不同。戚继光在浙江塘头朱溪边痛斩义子戚英时,胡守仁被命为监斩官。从中看出戚继光对胡的信任程度。这段历史,在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的《义乌兵》一书有记载:嘉靖年间,戚继光在浙江台州大败倭寇时,义子戚英年轻有为,斩获最多。但有轻敌之念,骄傲之心。擅自更改义父部署,违反军令,按兵于台州仙居县白水洋不动。致使数十名残倭在林交山浪口与胡守仁部将李彦表所率的二百名新军展开一场血战后逃之夭夭。戚继光怒发冲冠,催兵到塘头朱溪边安营立寨,设立行刑台,要按军法处斩戚英,并命胡守仁为监守官。胡守仁等部将鉴于戚英虽然有过,但斩获最多,功可补过。全体跪下请求宽免,绕小将一死。但戚继光军纪森严,一番理直通天、斩钉截铁的话,说的胡守仁等诸将都哑口无言。胡守仁接令在手,一时无措,终于把令牌掷出,戚英身首异地……,胡守仁悲痛欲绝。

      嘉靖四十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倭陷莆田郡城,民众被杀不计其数。明朝廷于四十二年正月派戚继光二度入闽来莆破倭。戚继光奉诏后,因兵力不足,在义乌募兵期间,派胡守仁等六支兵马先行入闽胡守仁入闽后,于三月份抵达建阳扎营待命。在郡城为恶60天的倭寇闻风丧胆,弃城而逃,结剿于平海等沿海各地继续作恶。此间,戚继光一路上边募兵边训练,马不停蹄地日夜兼程。于四月初八抵达福建。与胡守仁队伍势如破竹迅速歼灭了福清和连江的倭点后,直捣莆田。于二十日夜,兵分三路,继林墩大捷后,向沿海各倭点发起全线进攻。据险结剿在诸林许厝村和分兵赤崎山联为犄角的三千余残倭乘马顽抗,胡守仁率兵奋力冲击,英勇杀敌。血战一个多小时,在各路戚家军的合围下,大败倭寇。这一仗,擒斩倭寇二千四百五十二人。缴获大量各种兵器,救出被倭寇抓的百姓三千多人。第二天,胡守仁又率兵埋伏各要道,追巢擒斩残敌一百七十一人。

据《闽台渊源丛书》中记载:由于胡守仁战功卓著,于嘉靖四十二年起任莆禧“千户所”守备。担任忠门半岛和湄洲湾全境抗倭御寇的防务职责。后来又升任福建行都中路参将,统理本营军务。参将一职为正三品官位,与总等同,皆为各路提督指挥下的武官。镇守各边关、海防。

      胡守仁升任中路参将后,奉朝廷之命,于明万历间,率水师据寨于南日九龙山抗击林凤、李忠等海盗集团。并在九龙山下南侧建有一座“镜仔宫”以奉祀妈祖海神。此事在《闽台渊源丛书》中也有记载:”明万历元年(1573年)林凤、李忠海盗集团在粤闽沿海大肆扰、杀、掠。被胡守仁率部击败后,逃澎湖、淡水和北港等地。至万历三年(1575)被胡军彻底歼灭。据说:胡守仁率军追歼林凤、李忠海盗集团时,海神妈祖显神灵,从海面刮起一阵西北风、使胡军战船乘风破浪、劈波斩敌,以获全胜。对此,胡守仁认为:戚家军能胜利地追歼林凤、李忠海盗集团,除军民“和协、勇敢”杀敌外、还与妈祖海神助战分不开。他为报恩。即于万历间,特地在九龙山下建造这座“镜仔宫”奉祀妈祖。此宫通过几经修复,现焕然一新。

      清道光年间,南日县丞,张德静在《重修镜仔宫记》中叙:“明万历间,钦依胡公因捕盗而建也。”进一步证实胡守仁建造这座“镜仔宫”确与捕盗有关。南日古代民众为纪念这位德高望重、建下抗倭捕盗奇功的胡公守仁,特地在“镜仔宫”门前立一块“德政碑”。碑中刻有“钦依都司胡公德政碑”。这与莆禧那块“大参将胡公遗爱碑”,虽年代不同,但内涵相似。两碑都是赞颂和怀念胡公守仁的丰功伟绩。

      上述两块古碑,现都保存完好。对研究莆田地方抗倭御寇历史具有真实的价值。也是对后人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实物依据。(武文新)